我中瞭愛澳大利亞草莓藏針的毒   作者 朱興澤

絕句小說,給我第一眼的感覺用“一見鐘情”來形容也不誇張,因為在見它之前,我還信誓旦旦地與文友說:“我沒有那本事,不會寫它。”因為文友給我介紹時說:“最近有個新文體叫絕句小說,是小說和詩歌的混血兒。”我當時覺得有點稀奇,混血兒給我的感覺是很美的樣子。隻是覺得自己小說和詩歌都不會寫,要想寫好絕句小說,那是癡心妄想。同時覺得它還有一個限字300字以內,那是一個多大束縛啊。我真的望而卻步過。  可是我偏偏愛上瞭它,從心裡愛上它,無論遇到什麼困難,我都不想離開它。於是,我開始認真地愛絕句小說。  我的語言功底不深,想用詩化的語言表達小說情節,開始隻是對著定義死扣,凝練,以為三字四字就是凝練,末尾有韻就是詩韻,可是自己讀著像牙齒咬幹豆子一樣,硬邦邦,不美,咽下去有點哽喉。我繼續讀精品,發現絕句小說的語言,絕不能寫成順口溜或像《人之初》一樣的三字經樣子,這是初學者最易犯的錯誤,也是必須要改的錯誤。  凝練,是強調精準,為瞭在三百Ued体育字內完成圓滿的描寫加刻畫,而必須惜字如金。盡量不用作者的言語去表達文意,讓文中的主人翁言行去完成作者想要表達意思,這個要求並不低。往往一篇好文讀完,讀者心中久久回蕩的句子,那一定是文眼,是精華,才能讓讀者久久不忘。如紀老師的《國色牡丹》最後那一句“滿院,滿院”,讓讀者想著她有多愛他啊。如山地老師的《麻花辮》最後那一句“會長,會長”,其實婆婆不是心疼她的頭發,但媳婦故意岔開話題說頭發“會長會長”來安慰。如山地的《原色》不說那男的有多虛偽有多心狠,卻直接來一句敘述:半月後,領回一個女人,待產中。寥寥數字,表達意思勝有千言萬語。這就是凝練的功夫。  再說用情節,絕句小說正因為短小,情節絕不能一條直線,必須是曲線形的,否則一眼望穿,兩眼空空。在情節上表達曲折,這要求作者的獨具匠心。把情節分成點,再把點連成曲線,一波三折,結尾點睛或留白,這樣的情節要求才能吸引讀者的讀下來的興趣。不到一分鐘讀完,回味卻久久不完。那真是絕句小說的絕妙啊。所以我們紀老師常說,情節迂回往返很重要。這樣寫出來的絕句小說,就會有立體感,不是平面感,讓讀者感到意猶未盡。有人不明白什麼是立體感,打個比方說,照片,再美也就是一個平面感,而看到真人,就能感到這個人的內心和精神天辰娱乐网面貌,這個感覺,就要語言和情節合理搭配,共同協作才能完成,就像人的氣血一樣,流暢,整個人看起來精神好,健康美,氣質美。好的絕句小說,就有這種不言而喻的感覺。   我還是那種感覺,絕句小說,語言的詩意是靈魂,情節曲折是身體,二者完美結合,就是一個美人胚胎,我們就會創造文學上的奇跡。至今,我的腦中還記著絕句小說中的好多精品情節和語言,不是我記性好,而是它們真的很精致,精美。寥落數語,感人至深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百度紀廣洋先生的絕句小說精品薦讀。這樣可以在理解和寫作上少走彎路。   絕句小說創作同時告訴我:無論生活還是寫作,與主題無關的東西,再美也不能要。我們的生命是有限的,我們活著,要有重點有目的地活著。而寫作絕句小說也一樣,要文章精美,就不能侃侃而談,洋洋灑灑隨心所欲,而是要圍著主題和主人公來著墨。三百字,你會發現,那不是手銬,而是玉鐲。為理想而活著,為精彩而寫作,這種快樂,是絕句小說帶給我的。我一輩子也不忘記它給我的幸福。如果說愛是一種毒,我想我不會後悔真正愛上絕句小說。   不說我愛你,隻因說出的感覺都失真。一滴見海,一點醉心,絕句小說,我永不放棄,無論遇到啥樣阻力。